范德安

范德安

范德安

我妻于2014年被6千伏高压电打死现在能否有赔偿

我们估计,那些美国议员大概有两种人,一种是不了解香港这次对《逃犯条例》的修订细节,人云亦云,反正骂中国在美国如今属于“政治正确”,骂错了也没风险。另一种人很可能知道修订案明确规定只可移交(引渡)犯下内地和香港法律都认定为重罪的逃犯,而且只有在香港法院和特首双重同意的情况下这种移交才能执行。但他们故意装糊涂,就是要用贴标签的方式混淆视听,从外部搞操弄和煽动。